亲,欢迎光临跃世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跃世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1875章 理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满宝想了许久没什么头绪,只能拿着去找白善。

    白善正好下学,才出课室就看到站在院子里的满宝,他便笑着上前,白二郎也跑上前,先问道:“今天吃的是什么?”

    满宝道:“我还没去食堂看呢。”

    她看向白善,“我有事儿和你说。”

    然后俩人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单独走了。

    白二郎也不在意,转身就去招呼刘焕和殷或,“我们快去看看今儿中午吃什么。”

    刘焕见白二郎竟然一点儿都不伤心,颇为佩服,走了一会儿忍不住问:“他们避着你说事情你不生气?”

    白二郎一脸的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生气?”

    殷或瞥了一眼刘焕,和白二郎道:“今天应该是吃炖萝卜,炒青菜,物品估摸还有一道肉片汤。”

    白二郎就垮下肩膀,“怎么又是这三道菜?萝卜我们都从冬天吃到春天了,怎么还没吃完?”

    殷或道:“吃完就该吃咸菜了,萝卜总比咸菜好吃。”

    白二郎不觉得,“我觉得咸菜比萝卜好吃。”

    三人讨论着菜式走到食堂,他们的食盒已经放在桌子上了,有的内侍宫女还在摆食盒。

    看到公子们来,纷纷行礼退到一边,大家各自在自己熟悉的位置上坐下,打开食盒一看,果然是殷或说的那三道菜,连点心都是和昨天一样的桂花糕,立即哀嚎一声,抱怨着将饭菜取出。

    白二郎念念叨叨的将饭菜都取出来,最后还是没忍耐住寂寞伸手去开白善和满宝的食盒,见满宝的菜色和他们的果然有点儿不一样——比他们这些学生多了一份鸡肉。

    他便伸筷子进去夹,刘焕见了道:“这样不好吧?”

    本想专美的白二郎迟疑了一下,便给殷或和刘焕也夹了一块,然后道:“不要说呀。”

    说罢,将她的盘子里的鸡肉拨了拨,看着没那么明显了,便将食盒合上。

    旁边桌子上坐着的封宗平忍不住“喂”了一声,敲了敲盘子道:“你要封口,是不是忘了我们?”

    不远处也有人敲了桌子起哄,“还有我们呢。”

    白二郎不怂他们,道:“我就是有心,她盘子里也没这么多鸡块呀。”

    封宗平就给他出馊主意,“你把整个盘子都拿出来,假装她和我们的菜色一样不就好了?”

    “就是,就是,我们全吃了吧。”

    白二郎白了他们一眼道:“我看着有那么笨吗?不给!”

    他道:“有本事你们自来拿。”

    众人:……

    他们还真没本事,而且他们怀疑,他们要是真的去了,白二郎能现嚎一嗓子把人引来抓他们一个现行。

    所以封宗平他们都没动,并且决定等人来了以后告状。

    而此时,满宝正和白善躲在园子的一个角落里说悄悄话,在说悄悄话之前,满宝还让科科确保了一下附近没人。

    她已经琢磨出规律了,要是附近有人,而那人对她没有杀意,那科科就是发现了也不会主动示警,所以她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悄悄话或事儿要做时就会特意问一声科科。

    确保附近没人,满宝就从袖子里掏出那个盒子,打开给他看里面的粉色水晶手串。

    白善看到如此透明晶莹的粉色水晶,惊讶的问,“谁送你的?”

    满宝道:“不是谁送我的,是我要送给明达。”

    白善没问她是哪儿来的,而是问,“手串有什么特别的吗?”

    满宝就见了正中那颗大大的黑色石头道:“最关键的是这个,这个可以过滤空中的杂物,隔绝空气中对她有害的东西。”

    白善一听,目光忍不住一凝,沉默半响后问道:“这是周小叔给你的?”

    满宝没承认也没否认,白善便知道了,他伸手接过,惊叹道:“阴间还有这种东西?感觉闻所未闻。”

    满宝连连点头。

    白善蹙眉道:“听着倒和你拿来的那些奇书上的一些描写有点儿像。”

    满宝就嘘了一声道:“这件事可不能告诉别人。”

    白善便笑道:“放心,我又不傻,不过,为何你独要送她这样一件厉害的东西?”

    满宝道:“她想和我们一起出去玩儿,而且她生辰快到了,这是我送她的生辰礼物,但我又不能告诉她实情,所以她收了礼物不戴怎么办?”

    白善思考许久,半响后道:“要不你告诉她,这串手串你在天尊面前供了七七四十九天,因为你的虔诚,上面沾染了法力,所以让她一直戴着?”

    满宝瞪圆了眼睛,迟疑道:“怪力乱神不好吧?”

    白善不在意的道:“反正我们也没少怪力乱神,村里不都说你是仙女转世吗?”

    满宝一想也是,于是放下心来同意了。

    白善就看着她手上的水晶问,“这个真这么厉害?怎么用的?”

    满宝道:“这样打开就可以了。”

    白善转了转眼珠子,小声道:“我们试试?”

    满宝也新奇着呢,闻言立即点头。

    她就将手串戴在手上,手串是两排粉白相间的水晶串起来的,只其中一串上有一块黑色的石块,满宝将开关打开,然后看向白善。

    白善就转了转身子,很干脆的从花坛里扒拉了一堆落叶,直接扯碎,然后就向满宝扬去。

    满宝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睛,然后就瞪大了眼睛看,就见迎面飞来的叶屑在她身前不远处飘飘落下,除了没落在她身上外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满宝怀疑的伸出手去接了一缕碎叶,问道:“你没用力?”

    “不可能,我很用力了。”

    满宝就深呼吸一下,又仔细的嗅了嗅,若有所思道:“不过,我的确没有闻到腐叶的味道。”

    满宝若有所思的看向一旁还开放的牡丹花。

    白善也看了,他四处看了看,见没人,就上前,连腰都不弯,直接伸手将花给折了,然后毫不怜惜的拔了一手的花瓣,直接往满宝脸上丢,这一次,花瓣依旧在她身前不远处落下……

    满宝和白善看着精神一振,白善就直接把手里的半朵花朝她扔去,然后花就“啪”的一下砸在了满宝脸上。

    满宝伸手接住落下的花,一脸懵的看着白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