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跃世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跃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 第十九章 预言之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你确定要服用吐真剂?”

    站在船头,威廉手肘抵在桅杆上,另外一手轻轻拍杆。

    “我不用,你会相信我的话吗?”娜梅莉亚瘫坐在木板上,神情凄婉。

    威廉惊讶地瞥了眼这个女人……她倒是果决。

    娜梅莉亚的话也没错,她现在说什么,威廉与赫敏都不会相信。

    威廉很想使用摄神取念,但是他没有在时间循环里练习过。

    离开循环后,自学了两年,能够施展,但技术不过关。

    更何况,摄神取念不是万能的,很容易被大脑封闭术的高手欺骗。

    吐真剂是唯一保险的方式。

    既然娜梅莉亚主动提出吐真剂,这倒是省了很多纠结的麻烦。

    他左手翻转,出现一个透明色的小瓶子。

    娜梅莉亚接过后,没有丝毫犹豫,仰头倒入了自己嘴里,旋即低下头,闭上了眼睛。

    片刻后,娜梅利亚好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开眼皮,一脸茫然失神。

    威廉相对而坐,平静说道:“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她浑噩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

    “娜梅莉亚·沙德。”

    “和特蕾妮什么关系?”

    “她是我姐姐。”

    “……你们父亲是谁?”威廉感兴趣道。

    “奥伯伦·马泰尔。”

    威廉和赫敏震惊地对视一眼。

    秘书长马泰尔?

    这可是个大新闻啊!

    总所周知,马泰尔先生自从年轻那次事故后,半个身子被烧了,一生没有结婚。

    谁能想到,背地里还有两个女儿?

    尤其是威廉,震惊之余,心里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马泰尔有一百多岁了,特蕾妮最多二十出头。八十多岁的时候,还能生出两个女儿?

    老当益壮啊!

    威廉对这件事的细节,比较感兴趣。尤其是,马泰尔是否服用过某些奇奇怪怪的魔药。

    威廉当然不需要用,对售卖赚钱也不感兴趣,但是吧……他就是想造福人类。

    要知道,魔法界出生率很低。

    你看福吉部长,到现在都没个孩子……可不就缺这种神药吗?

    还有马尔福。

    不想来个二胎吗?

    看见韦斯莱先生这么多孩子,就不嫉妒地牙痒痒?

    什么都比韦斯莱先生强,但孩子数目却比不过!

    还有……德拉科这个大号,快要废了,重新练个小号,岂不……美哉?

    威廉收他一万加隆一瓶,真有效果的话……不算贵吧?

    “话说……你们有血缘关系吗?”威廉又多嘴问一句。

    他怕马泰尔不是服用了神药,而是头上,顶着呼伦贝尔大草原。

    “没有血缘关系,十岁的时候,我们被马泰尔偷偷收养。”

    好吧,威廉有些失望。他的魔法界放开二胎政策……泡汤了。

    “他为什么要收养你们?”赫敏问。

    “父亲收养过不少孤儿,从小训练魔法技巧,让他们长大后去执行隐秘任务。”

    “我们俩是最后一批孩子,也是唯二还活着的两人。”娜梅莉亚不带感情地回答。

    威廉眉头一扬,所谓隐秘任务,自然是见不得光的任务。

    一个在魔法界政坛屹立不倒的老巫师,做过许多见不得光的事,也实属正常。

    他认真思量后说道:“所以火焰杯是你们偷的?”

    “是我偷的。”娜梅莉亚毫不犹豫道。

    “父亲给了我罗素的头发,我用复方汤剂,变成他的样子。

    偷走火焰杯后,我给了父亲。又将这件事,偷偷告诉了特蕾妮。

    在我的帮助下,她最后从父亲办公室,盗走了火焰杯。”娜梅莉亚快速说。

    “特蕾妮为什么要偷走火焰杯,她不是马泰尔的养女?”赫敏疑惑道。

    “不是……特蕾妮早就和父亲决裂。”娜梅莉亚摇摇头。

    “决裂?”赫敏追问道。“因为什么?”

    “十七岁后,就要执行任务。特蕾妮的第一个任务,是暗杀魔法傲罗办公室主任。

    她害怕了,逃跑了,躲了好几年。”娜梅莉亚说。

    “那你呢?”威廉弯下腰,跟娜梅莉亚对视。

    “你没有叛逃,所以这两个面具,是马泰尔让你给我们的?”

    “是的。”

    威廉微微颔首,算是明白了整件事。

    马泰尔想将火焰杯失窃事件,嫁祸给威廉与赫敏。

    威廉与赫敏很合适,有声望不说,最关键的是两个小巫师。

    两人是无辜的,大概率不会反抗,只会接受调查。

    被关起来,还被收了魔杖,即便史塔克再厉害,马泰尔也有太多方式弄死他们。

    谁来执行这件事呢?

    威廉想了想,觉得傲罗队长罗素最合适。

    看他这么热心追捕,不是中了夺魂咒,就是马泰尔给了不小的许诺。

    而娜梅莉亚用复方汤剂变成罗素,盗走了火焰杯,也不是随意选择的。

    马泰尔肯定留下证据,可以证明“罗素”,偷走了火焰杯。

    只等罗素干掉威廉与赫敏,马泰尔再揭穿罗素,然后不小心击毙他。

    那么,整件事就是罗素干的,他杀死威廉与赫敏,当然是抱着栽赃陷害的想法。

    没人能怀疑到马泰尔,毕竟他什么都没干。

    计划还算缜密,但马泰尔没想到,出现了两个意外:

    威廉与赫敏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完全不接受调查,直接狂野地袭击傲罗逃跑了;

    火焰杯被特蕾妮偷走了。

    威廉与赫敏没死,火焰杯也被偷走,马泰尔只好全城追缉。

    “所以,现在火焰杯在哪里?”赫敏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我不知道,不清楚姐姐藏在哪了。”娜梅莉亚回答道。

    “那么,她既然偷走了火焰杯,为什么又去找了马泰尔?”

    “她说过……要阻止马泰尔,解决掉那条龙!”

    赫敏何等的聪慧,只是思索片刻,就快速道:

    “威廉,特蕾妮主动自首,肯定是告诉马泰尔,她知道火焰杯的位置。

    现在应该带着他,去火焰杯藏匿的地方了,想在那里……杀死他。”

    威廉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因为一切又绕回了原点。

    圣杯究竟被特蕾妮藏在了哪里?

    死神的指引,提到跟随威尼斯总督的脚步。

    但这位重新征服君士坦丁堡、给罗马帝国,带来极大荣耀的威尼斯总督,最后葬在了圣索菲亚大教堂。

    也就是君士坦丁堡!

    并不在威尼斯。

    等等……威廉随即意识到,这位总督的坟墓,虽然在君士坦丁堡,但可能有人带回了他的遗骨,安葬在故土威尼斯。

    这样也算是一个坟墓!

    威廉说了他的分析,赫敏瞪着眼睛,急忙翻找一本厚书。

    “我肯定在哪个角落看到过……”她大声道。“我要好好想想。”

    赫敏左手揉着眉间,右手在快速翻书。

    “我想想,昨晚睡着前,我好像迷迷糊糊看到过。”

    “找到了!”她翻开某一页,放在了膝盖上,大声读道:

    “征服这座古老城市后,总督恩里科·丹多洛在第二年的1205年,来不及返回威尼斯,便死在君士坦丁堡。

    尽管十字军的统帅是孟菲拉特侯爵,但是在法国人的记录中,也将总督称为军队的大脑。

    这位非凡的人物,被安葬于索菲亚大教堂,石棺上何装饰,只有拉丁文刻着‘恩里科·丹多洛’的名字。

    时至今日,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这个石棺。

    丹多洛的墓址,在1453年君士坦丁堡落入奥斯曼土耳其的手中之后,仍然没有变动。

    贝利尼在君士坦丁堡滞留期间,向穆罕默德二世提出,希望将丹多洛的部分遗骨带回威尼斯。

    被贝利尼的画深深打动的苏丹,欣然接受了画家的请求……”

    “有说带回的尸骨,安葬在哪里吗?”威廉问道。

    赫敏苍白着脸,将那几页反复翻阅,她抬起头,颤声道:“没有!”

    威廉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抵住下巴。自来到威尼斯后,记忆画面如走马观花,兜转不停。

    “圣杯于墓底燃烧。

    凤凰重生的深处,

    泻湖不会倒映群星。

    怪物在黑暗中等待,

    梅林的预言终会实现。”

    这一刻,他的思绪仿佛坠入漩涡……死神、梅林、圣杯、墓穴、凤凰、马泰尔……

    “梅林的预言……梅林!!”

    威廉猛然睁开眼睛。

    “赫敏,我已经知道,死神指引的地方,在哪里了。”

    太简单了!

    死神明明白白告诉了他……无比清晰!

    他竟然现在才反应过来。

    “在哪里?”赫敏急忙道。

    “还记得……1902年,突然倒塌的圣马可钟塔吗?”威廉提醒道。

    赫敏愕然了两秒,道:

    “圣杯和龙,在圣马可广场……地下深处!”

    “没错,就在那!”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