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跃世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跃世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惊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王平安的大队人马到琅台村时,天上正下着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晶莹剔透,大地一片素白。

    范向北和叶咴咴带着十来个玩家,十来个本地NPC弟子护送王平安来迎亲,此时见到雪景,无论玩家还是NPC,竟都是差不多的情态。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

    叶咴咴吟诗一首,雪花盈袖,却是半点不觉冷,反而很有当即铺展开画板,作画一幅的雅兴。

    二十几个泉剑弟子,一模一样的校服,个个生得面如冠玉,气质超凡脱俗。

    个个站在雪中,意气飞扬,朗声长笑,彼此打闹,登时让路过的村民看得目不暇接,直以为是仙人降世。

    “这都是哪里来的神仙?”

    正好有两个货郎进村,乍看到这些人,一时都不敢上前。

    “不知道……不过,应该出身名门,都是贵人。”

    很多名门世家的江湖弟子,走到江湖上,不必报姓名,报来历,老江湖们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人的底细,以前范向北他们都不大信奉这种说法,但这三年来,眼睁睁看着无论是玩家还是NPC,渐渐都被泉剑山庄染上了文青病,到是开始理解了。

    一群人同吃同住同学习同习武,自然而然就被熏陶成差不多的风骨,或许脾性各有不同,但在三观上,总有相似之处。

    一个先生教出来的徒弟,爱好做派上相似,那是再正常不过。

    尤其是泉剑弟子们相貌都好,风度翩翩,本来就该是风雅人,如果没这点风雅的范儿,才令人失望。

    “咱们村子来了一群神仙!”

    消息长了翅膀似的飞入村子,仿佛比雪还要快。

    桃红一听就明白,脸上顿时一红,躲在屋子里不肯再露头。哪怕和平安哥哥定下婚约,她也还是觉得,平安哥哥是仙人。

    平安哥哥的师兄弟,师姐妹们也是。

    桃红低着头,羞涩地想她小女儿的心事,外头却已经炸了锅。

    全村老少都扶老携幼奔出家门,今天村子灰扑扑的土屋,土道,都仿佛被洒了一层仙气,天也变得蓝了,水也碧。

    几十个俊美少年郎,骑着高头大马,赶着三辆大马车徐徐而至,后头跟着轿子,抬轿子的竟都是县衙的衙役。

    老少爷们全给唬得不轻,膝盖顿时发软,呼啦啦跪了一地,衙役们到是好说话,连忙招呼免礼,几个口齿灵便的衙役还细细过来分说清楚。

    “今日大老爷来纯为私事,诸位乡老勿要惊慌,也不必行此大礼。”

    至于是什么私事,却是不肯说。

    一行人径直到李家柴扉前,轻轻敲响了门,后面一群老少都大吃一惊。

    李家在村子里扎根几十年,几辈子都是老实人,贫寒人家,大家知根知底,谁能想到有朝一日会有这样的贵人跑来叩他家的门?

    先不说那些骑着高头大马的贵公子,光是官老爷就让人心惊肉跳。

    再看那三辆大车,车上堆叠着好些箱子,有些箱子没有盖实,露出些许宝光,里面竟装的都是银子。

    琅台村全村上下加起来,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两银,这么一箱子,起码有几百两,怕是全家能吃上一辈子了。

    这会儿李家所有人都很慌。

    桃红她爹娘立在院子里,看着官老爷,县太爷的嘴巴一张一合,只觉得耳朵里嗡嗡地响,响得他口干舌燥。

    桃红的大嫂只觉得自己耳朵坏了,出现幻听,大老爷说什么,说想要做媒,给桃红说一门亲事。

    大老爷要来官家里小姑子的亲事?

    “这就是王公子,乃是林庄庄主嫡传弟子,寻王爷的座上宾,文武双全,家中财资虽不很多,不过千余两纹银,但林庄弟子成亲,庄主和副庄主都会为弟子们置办产业,三进的宅院一座,良田五百亩,并车马牛羊等……”

    桃红爹的脑子登时清醒过来,他想,这大概就是未成婚之前,孩子们手里不拿私财,成亲才有分家银子。

    不对,人家有一千两的私财!

    桃红爹一时也不知道一千两究竟有多少,这样的数量,已经超过他能理解的范围了。

    一整日,官老爷到底说了些什么,桃红家爹娘都稀里糊涂的,直到要说定婚事时,他们才勉强回过神,把女儿叫到眼前,郑重地问了女儿的意见。

    其实根本不需问,桃红娘一看闺女的脸色,再看她的眼神,自己都不禁面红耳赤,她家闺女的目光恨不能黏在那位王公子的身上去。

    不过,桃红娘忍不住细细打量王平安,高高的身量,一身道袍随风漂浮,光洁的脸庞,剑眉星目,好生出色。

    她这大半辈子,哪里见过这般出彩的男儿?

    如今,这要成自家女婿了?

    桃红爹比桃红娘还要撑得住些,至少还知道先观望观望,看王平安是不是真心的,这一看,桃红爹脸上也泛红。

    就那眼神,简直快要把他姑娘给化了似的。

    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下了。

    桃红爹娘都不傻,如此好的人选,他们怎会不乐意?私底下桃红爹还叹气:“看王公子这眼神到是黏糊,就不知是不是真心真意。”

    桃红娘瞥了老头子一眼:“你没瞧见人家下的聘礼?就人家搬来的六百六十六两银子,还有那些绫罗绸缎,珠宝首饰,买几百个你闺女都够了,这还不真心,怎么才算真心?”

    桃红爹:“……”

    两口子私底下嘀咕些小话,一出来却是精神焕发,左右过来串门的乡亲,都觉得他们两口子得年轻了十几岁。

    但是想一想,要是自家能得这么一个女婿,那好像也得跟吃了仙丹似的高兴。

    “我就知道,桃红和咱们乡下姑娘不一样,人家是有造化的。”

    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流言瞬间就消失,谁还记得他们也曾说过,桃红看不上冯泰,眼光太高,将来还不知是个什么下场之类的话。

    雪越下越大,到是一时阻了去路。

    泉剑弟子们干脆就在山边搭起建议帐篷,打算暂住几日,待得雪晴后再整装出发。

    王平安他们只才在琅台住了一日,就彻底‘俘获’一众村民的心,他们这群年轻人,相貌秀美,言谈和气,举手投足都贵气不俗,更难得的是无论同什么人说话都斯文有礼,客气的紧,那种客气是真正的,刻在骨子里的教养,绝无半点自高自大之态。

    百姓们说不出大道理,反正就是觉得同这些漂亮后生相处十分舒坦。

    不得不说,玩家们或者有无数的毛病,但在尊重人上,杨玉英也有些比不上他们。

    他们自幼受到的就是人人平等的教育,哪怕后来长大了会发现,所谓的人人平等略有些虚,但再虚无,也同当下这个世界完全不同。

    这些玩家,便是在游戏里也绝对做不出

    泉剑的人不少,到是都带了帐篷,自己搭起帐篷凑合住一住无妨,但吃喝一类,却免不了掏银子跟村民们购买,他们都不大把钱当回事,出手十分大方,又特别喜欢买东西,简直见什么都新鲜。

    家里编织的草帽,草鞋,蓑衣一类,被买去不少,最受欢迎的还是小物件,有几家人编来哄孩子玩的蛐蛐罐,小背篓,都卖了出去。

    喜得村民们都恨不能这些公子爷在村子里长住不要走。

    冯泰的娘也卖了两张草席,竟给儿子赚出下个月的笔墨钱,可心中还是不大高兴,她去卖东西时,正看到王平安立在桃红家的围墙外头,同师兄弟们说话,灰扑扑的墙头映衬下,少年简直在发光。

    她就是再觉得儿子是文曲星下凡,了不起,也不敢说她儿子能比得上人家这位王公子。

    “不过是个粗人,还不知道哪里来的江湖匪类……我儿子将来可是要考进士的。”

    桃红他们家,如今却也有些发愁。

    除了桃红,一家子坐在屋里,听王平安不急不缓地道:“若岳父,岳母和兄长同迁往玉村,可租泉剑的地,按照人头,每人三十亩,租子只交一成给山庄,剩下的皆是自己的,租种五年田地便归个人所有,除了若要买卖,只能卖给山庄外并无旁的限制。”

    几句话,李家所有人眼睛都亮起来。

    土地,就是所有农民的命根子。

    当初桃红娘一病,家里仅有的几亩地也给卖了,这地一卖,再想买回来就是千难万难,他们家已经好几年没有自己的田,光是租种人家的,交了租子连口粮都不大够,一年到头到有小半年要挨饿。

    这天晚上,李家老两口一宿没睡。

    李家大哥和大嫂也一晚上翻来覆去地琢磨。

    第二日,老两口就下定决心,要同女儿女婿一起走。也不光是为了田地,他们离了女儿这好几年,也盼着能长长久久在一处。

    若是不去,就算不至于天南海北,也是路途遥遥,有生之年,还能见上几次?

    一说要走,王平安他们行动就极迅速,雪一停,众人便收拾家舍启程,快马加鞭而去。

    一直走到玉山脚下,来到玉村,李家老两口还有些稀里糊涂,隔着车窗,举目四顾,看到繁华如城镇,干净整洁的玉村,两个人齐齐倒抽了口冷气。

    桃红娘使劲掐了老头子一把:“这,这地处,房租得要掏多少?”

    “……先租一间小屋,暂时凑合,咱们租子交的少,辛苦几年,再建房子。”

    桃红爹咬牙道,“别当着姑爷的面说这些。”

    桃红娘点点头,目光落在两侧依山傍水建起来齐齐整整的青砖绿瓦的小楼,小院上,琢磨哪里的房子他们能租。

    像这样漂亮的小楼,还有几进的院子,想也不用想。

    “那里!”

    桃红娘眼尖,指着两间灰扑扑的低矮平房道,“香椿,你记下这地处,咱们就租住两间这样的房子,足够使唤了。”

    大哥也是一脸赞同,点点头应了。

    正好马车停下,王平安和来帮忙搬家的师兄弟们说话,大哥心下着急,就先跳下车去探听情况。

    如今一家子都到了陌生地处,不赶紧找个落脚地怎么成?总不能什么都麻烦妹夫。

    桃红爹也要他快去,大哥一路小跑,却不过片刻又跑回来,桃红娘看着儿子像是傻了似的,也吓了一跳:“怎么的?房子能不能租?还是说房租很贵?”

    大哥讷讷道:“……那不是人住的屋。”

    “你还挑剔起来,人家那好歹是砖瓦房,哪里住不得?”

    大哥苦笑:“哎,那是茅厕,叫什么公厕,人家村民们方便用的。”

    桃红爹,桃红娘,大嫂:“……”

    正面面相觑,桃红撩开车门进来:“爹,娘,你们过来看看,你们和大哥是想要一个跨院,还是两个相邻的小院。面积一样,户型也差不多。”

    说着,桃红干脆一把拉住她爹,一起去看。

    走到一排排整齐的小院前,桃红爹,娘觉得脚下发软,脑子里一团乱麻。

    那些小院子都是一样的结构布局,一栋二层的小楼面南而坐,左右厢房,分前院,后院,有门房,有柴房,厨房,还有浴室。

    院子里没栽种什么花木,只以青砖铺垫出小道,左右是开垦好的菜地。

    “……给我们住?”

    桃红一脸诧异:“平安没说?房子都是平安哥的师门给准备好的,给弟子们安家用,建房子耗费的建材钱还是要还,弟子们分期每月还一点,月俸里会自动扣除,这就不必爹娘操心了,我平安哥每个月都没领过月俸,吃穿用度都有师门给调拨,那点建材钱,他两个月的月俸就能还清。”

    桃红大嫂已经扑到一户小院门前不肯走了。

    桃红眨眨眼:“那爹娘和大哥大嫂,就比邻而居,住两个小院得了,两进的宅子说起来有点大,打扫也费力气呢。”

    桃红娘笑骂:“谁还能因为打扫费力气,就不想大宅子。”

    不过,两个小院,也挺好。

    不多时,王平安已经办好手续过来,赴武林大会之约的弟子要遴选,范向北催他赶紧去报名参加,他着实有些忙碌,而且这一路跋涉,李家人都很累,房子里简易家具都有,干脆暂时住下,明日再布置。

    “我莫不是在做梦?”

    半夜,桃红爹忽然睁开眼,盯着亮晶晶的玻璃窗,再也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