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跃世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跃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再世傲魂 > 第六百九十七章 龙骑守关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百九十七章 龙骑守关

    应无求前脚带着最后一波人离开草原,后脚就被草原深处传来的三声地震似的响动惊的心中一颤。

    “冰河万里,雷动九霄,遗火涛涛……三个禁咒……”冰火相撞,雷助火势,随着禁咒的释放,草原深处传来了一阵阵山崩地裂的震响,远处的天空一半被火光映的火红,一半被滚滚浓烟遮掩的如同黑夜一般……

    封住咒火的结界前,一阵金光闪过,几声被烟呛的变了声音的咳嗽先从传送阵中传了出来。

    “咳咳,非要炸草原!你倒看准了啊!要不是寒姑娘发现不对,一鞭子抽飞了那个倒飞回来的卷轴,咱们三个就得送在里面了!”被浓烟呛的眼泪横流的夏晨枫抱着自己化为人形的圣龙伙伴从传送阵中跳了出来,方才他只顾着护着圣龙,半点没给自己做什么掩护,这会属他被波及的最惨。连护身的盔甲都被熏黑了一半。

    最后从传送阵中出来的灸日放开被牢牢护在了怀中的寒煜,连放了两个水球来清洗眼睛后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反驳道,“我怎么知道水系和火系的禁咒撞在一起会反弹回来啊!”

    “这是魔法学院每个分院从你上学那天起就会讲授的基础课!你!”夏晨枫刚想说‘你没上过课吗’突然想起来……灸日好像真没上过几节课,说不准还真不知道这点基本常识……

    寒煜一边理着自己并不怎么凌乱的衣服,一边帮着灸日擦洗面具上的灰尘,灸日把她护的很好,这会除了方才不能透气时憋的有些胸闷,便再没有丝毫的不适。

    来不及打理好自己,灸日的视线便急匆匆的向人群中扫去,焦急的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舅舅……舅舅!”

    高大的身躯此刻被魔法袍覆盖着,疲惫的靠在夏晨睿身上,望着灸日,眼底尽是温柔。

    “别怕……舅舅在这……”虚弱的声音尽可能有力的安抚着灸日。

    灸日身体一震,连忙快步跑了过去,将人接到了自己身上。似早已干涸的血腥味直挺挺的冲进鼻孔,灸日只觉得眼底一阵阵发烫,喉间哽咽着,“对不起,舅舅……对不起……我来晚了……”

    “舅舅没受什么苦,那些兽人不敢,舅舅也是才知道自己的外甥竟然有这么大的震慑力,骄傲着呢。”纳兰倾君微微侧过身,伸手想要去搂住初次见面时就已比自己高出了半个头的外甥,“舅舅不怨你,也从没有怪过你。你是舅舅的骄傲……”纳兰倾君已经很累了,从被掳走时的昏迷中醒过来后他便再也没有睡过一刻。

    纳兰容仁的脸一直在他眼前,他不敢闭眼,也不舍得闭眼,只怕闭了眼,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就不见了。

    眼前是他愧对十几年的孩子,妹妹舍命留下的外甥……纳兰倾君努力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口中的血气,“你已经做的足够好了,舅舅没有见过谁家的孩子在我外甥这个年纪能与我外甥相比……是舅舅老了,拖了自己外甥的脚步。”

    “舅舅……”灸日小心翼翼的拦住眼睛合上的舅舅,渐渐趋于平稳的呼吸让灸日稍稍放了心。

    兽皇只想用纳兰倾君叔侄二人作饵,本没想杀人,奈何纳兰家骨子里的硬气不容他们做人阶下之囚。

    灸日闭了闭眼,转身将纳兰倾君背到了背上,转头看向夏晨枫,“晨枫大哥,圣龙骑此次可是集体出动?”

    “自然。”夏晨枫道。

    “很好。”灸日冷笑一声,目光穿越人群,直直地撞上了仍然被熊熊火海遮挡着的草原。

    “夏晨枫听令!即刻起,率领圣龙骑驻守北关,不可擅离,如兽人过境,灭其全族,绝不姑息!”灸日放开嗓音,以神识做线、原力作载,顷刻间灸日的话便向四面八方散去,远布草原,一声令,惊了四方,动了草原,唯独没有惊扰到他背上睡着的人。

    夏晨枫神色一正,右脚撤后半步,屈膝下跪,右手握空拳抵住心口,朗声道,“臣,遵命!”

    灸日又看向其他人,连最在乎形象的季林枫都一身的灰尘气,更不用说那些从更远处赶来的人了。灸日抿了抿嘴,掂量着背后沉甸甸的重量,舅甥二人胸背相贴处传来一阵阵的滚烫,沉吟片刻,灸日才道,“诸位奔波了一天,先去北狼做翻休整吧。”

    “怎么不去我家?再多人也容得下!”夏晨睿一边抻着手一边说道,任夏晨寒在后面使劲的拽也没拽住。

    灸日看了眼满脸真诚的夏晨睿,摇了摇头,“去北狼吧。你们带路,我先带着舅舅回去。注意安全。”说完灸日就背着纳兰倾君,平稳住身形踏上了半空不一会就只剩下了一个黑点似的影子。

    夏晨睿不解的看着几乎把自己的袖子拽的脱了丝的弟弟,“我说错了?往日圣主出战草原没有一次不是在咱家歇脚,这……”

    “圣主是圣主。”夏晨枫忽然道。回身向着魔武学院所在处拱手行礼,后道,“万分感谢诸位长辈远道而来、鼎力相助,这便随晚辈前去北狼稍做休息吧。北狼与夏家相近,晚辈这便着人去备好美酒佳肴。”

    寒天敛起了眼底随着方才动手而泛起来的戾气,温和的笑了笑,伸出双手将夏晨枫行礼的手托了起来,“今时不同往日了,昔日你是徒,我们是师,礼行了也便行了。可现在不同了,我们同朝为臣这礼我们受不得。”

    夏晨枫坚定的摇了摇头,“一日为师,终身不忘。诸位师长教育之恩,晨枫永不敢忘。”

    “不愧是世家教出来的公子,就是比那没人教的小子懂礼。”水柔冷哼了一声,语气中满是不满。

    夏晨枫与寒天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的温和的笑容瞬凝固。

    水柔的声音不小,离得不需太近的人亦听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