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跃世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跃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医侦朝野 > 第114章 第八个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柯捕头摇头说道:“抱歉,我还真不知道。我只是听说江湖上有这种神奇的功法,我是这么瞎猜的。”

    秋无痕说道:“如果只是猜,那就不应该把它作为原因。除了他和美凤是死于遭受神秘重创,其他的死亡原因我都已查清楚了。”

    知县点头:“那其他人呢?当时发生了什么?”

    “美凤被那东西追上之后死亡。我并不认为是一个人,因为现场没有任何其他人的痕迹,只有她自己的脚印。”

    “至于另外一个女子,就是幸存的银钗了。也很令人奇怪,她没有在篝火旁,而是跑出了很远绕到了山的另一侧,找到了一个小山洞,居然脱光了自己的全身衣服,冻得快死了。还好我们找到,不然她会被冻死的。”

    “她整个身体也没有任何损害,但是在她的腿部有一颗小小的玫瑰色瘢痕。目前为止不知道这个瘢痕与整件事有没有关系?对了,我们在长颈鹿的小腿上,就是上吊自杀的长颈鹿的小腿上也发现了类似的小瘢痕。”

    费知县听得目瞪口呆,望着秋无痕说道:“银钗爬到山洞里把全身衣服都脱光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秋无痕说道:“冻死的人有一种反常的现象,就是快被冻死的时候,会感到身上发热而把衣服全都脱掉,这是冻死特有的。我怀疑她就是在快被冻死之前出现了这样的幻觉,觉得全身燥热,于是就把全身衣裤全都脱光了。但在他还没有死亡之前我们找到了她,所以看到她衣裤是脱光了的。”

    “我金芝堂的钱掌柜亲自检查她的下体,她没有被侵害过。也就是说应该不是有人想强暴她而脱光她的衣服。”

    费知县很惊奇。

    柯捕头连连点头说:“对对,每年冬天那些流浪的人死在街边,我们收尸的时候就是发现过把衣服裤子都脱光了的。我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种说法,原来临死的人还会产生这样的幻觉。”

    费知县点头说道:“对了,还有一个人不是上吊自杀了吗?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但是我查了现场,他的确是自己上吊的。因为没有外人强迫,他身上也没有任何抵抗伤,树枝上也没有剥脱的痕迹。”

    “那他为什么要跑到树上自杀呢?”

    典史一直不说话,听到这儿突然插话说道:“会不会被敌人困到树下觉得无处可逃,与其被活捉,还不如自己吊死算了,所以自己把自己吊死了?”

    秋无痕点头说道:“这种推断符合逻辑,不过不太符合现场情况。因为现场雪地里除了长颈鹿的脚印之外,没有其他任何脚印,从而证明当时树下并没有人,除非这个人能够凌空虚度,但至少现在我不知道有谁能这样做。”

    “那有没有可能是他先被围困,后来才下雪,把地上的痕迹全都掩埋了呢?”

    秋无痕愣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上山的时候他没有跟着去,留下来了。那时候还没下雪,结果他被人逼到了树上,然后上吊自杀了,这时候才下雪,把下面的痕迹全部掩埋了?”

    典史说道:“是呀!这只是我的不成熟的意见。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因为假如这种推测成立的话,那地面雪地长颈鹿留下的那串脚印又怎么解释呢?应该被雪盖在下面了啊,怎么会出现在雪上?

    “你确定那雪上的脚印是胖子长颈鹿的,不会是其他人留下的?”

    “我有办法可以比对脚印确定是否同一,经过比对,雪地上的脚印就是长颈鹿的。”

    费知县点头说道:“如果是他跟其他人分开,被困在树上,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上吊死亡,这的确有些不大合理。因为他们既然是一起出去的,干嘛一个人留下,其他人不管他呢?这就解释不通了。”

    柯捕头说:“树下面没有任何痕迹,难道逼迫他爬上树的人会飞到天上吗?”说到这里,柯捕头突然想起什么,说道,“我们先前去接你们的时候,你们不是为了躲避天上的大鹏鸟钻到了雪窟窿里面去了吗?那会不会是大鹏鸟搞怪?大鹏鸟可以飞到空中,根本不需要接触地面。”

    秋无前摇头说:“不可能。因为大鹏鸟虽然能够在天空翱翔,可它需要滑翔飞行。如果它要停在某一处,必须煽动翅膀。并且,如果是大鹏鸟的话,他死的位置比较开阔,大鹏鸟能够轻松的抓住他,并带着他飞走,可是他却吊死树上。大鹏鸟应该不像人那样喜欢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典史有些不好意思:“听你这么说我也觉得不太可能。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也一头雾水了。”

    秋无痕说道:“先前种种都只是我的一些推测,虽然它基于对尸体的解剖。但是我们最好的办法是找到目击证人,才能够最终揭露案件的真相。现在目击的人有二个,一个就是银钗,她还没有苏醒。另一个就是神秘的第八个人。”

    “这个人逃离篝火,从一处悬崖下去,钻进悬崖边积雪里,像土拨鼠一样在地下钻出了数百步到了小溪边,再沿着小溪逃走的,显然是为了避开某种可怕的敌人的追杀。可惜当时我们追到小溪边的时候,天降大雪,把所有痕迹都掩盖了。我们眼看没有痕迹跟踪,这才离开。因此,第二个能帮忙搞清真相的就是这个目击人,找到他或许能帮我们解开谜题。”

    费知县问秋无痕说道:“那个人有没有什么特征?如果有,派人去寻访,或许能找到他。”

    秋无痕说道:“我想等银钗苏醒过来,从她那得到更多资料之后再去寻这个人,似乎更容易。可现在银钗一直没有苏醒,可能不能再等了,大人可以安排去搜寻这个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以那条小溪为范围,两边村落的人都化为嫌疑人,派人提取所有嫌疑人的指纹,凡是比我矮半个头,身材比较瘦小的人全都提取指纹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