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跃世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薄西琛离开卧室后,在门口站了一会,听到迟沐晚的声音。

    “什么,你老公吃我老公的醋,竟然给你转账百个亿,好吧,我服气了。”

    这话一字不落的入了薄西琛的耳朵里。

    他转身去了书房。

    然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新闻头条,上面全是各种羡慕乔星冉的。

    薄西琛嗤笑一声,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然后。

    下午热搜新闻便换了。

    薄氏集团总裁薄西琛送娇妻一箱子的钻石。

    钻石品类众多,比如非洲之星,黄钻王冠,蓝钻永恒……

    一颗钻石就已经是价值连城了,而薄西琛送了一箱子。

    这波恩爱秀得让众网友惊叹。

    “我他么一天被强行塞两次狗粮,不用吃饭了。”

    “我怎么感觉二爷和薄总杠上了吗?为了秀恩爱?”

    “楼上的帅哥,自信点,把感觉去掉,就是杠上了,我昨天看见夜太和薄太两人一起逛街。”

    “听我家银行的亲戚说,昨天薄总给薄太转了十亿,然后二爷给夜太转了百亿。我是穷人,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哇塞,大型狗粮现场,这波操作真他么的666。”

    “……”

    薄西琛看着网上的新闻,唇角微扬。

    而薄家庄园的迟沐晚收到一箱子的钻石后,一时间都没回过神。

    薄母看着儿媳妇呆萌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晚晚,别人都等着你回话呢。”

    迟沐晚回过神,望着面前的媒体记者,有些无语。

    她现在算是明白过来了。

    因为自己在薄西琛面前夸奖了夜二爷对乔星冉好,所以她男人这是吃醋了?

    而乔星冉在夜二爷面前夸了薄西琛对她好,二爷也吃醋了。

    两个吃醋的男人杠精上身,太可怕了。

    想明白过来的迟沐晚和媒体记者说了两句,便让人全部送走。

    她给乔星冉打电话。

    将这件事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两个女人都要哭了。

    摊上一个掉进醋缸里的老公,真是伤不起。

    “冉冉,你说咱们怎么办?让他俩继续杠精下去?占用社会资源,这个就很过份了。”

    电话那头的乔星冉听完,也是叹气,“别说,我这腰怕是要断。”

    为了和谐社会,迟沐晚和乔星冉决定,还得哄好自家男人。

    要不然,按照两个醋缸性质的男人,估计热搜得被两人承包。

    可哄吃醋的男人,还真是有点困难。

    三天后。

    两人再见面。

    就差抱头痛哭了。

    不过,两人总结出来一句真谛,那就是,自家男人面前,绝不能提旁人,管它男人女人,老少皆不宜。

    反正就是身材好,精力棒,干啥啥都第一就对了。

    作死这事,不能干。

    迟沐晚望着对面的乔星冉,“你说咱们是不是太怂了点,就因为夸了对方老公一句,就要受这种虐待,太残忍了。”

    乔星冉跟着附和:“可不是,想当初我管理暗夜门,就没输过谁,我家二爷是个例外,咱们得震妻纲。”

    两个女人再次一拍即合,觉得两个男人小题大做,吃醋还得她们肉偿,过份。

    她们决定要来一次不带男人,说走就走的离家出走的旅行。

    就在她俩计划去什么地方的时候。

    两人的老公突然从隔壁包厢走了进来。

    迟沐晚和乔星冉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两脸懵逼。

    “你……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薄西琛嫌弃的睨了一眼旁边的夜爵辰,“路上碰到的。”

    “呵呵,某人还真是小气,明明跟踪自己的女人,不敢承认。”

    “那你是承认跟踪你女人了?”

    “薄西琛,别忘了,你还欠老子一个人情,老子现在要你还。”夜爵辰走到乔星冉的身边坐下,翘着二郎腿,一脸邪肆,张狂。

    “要我做什么?”薄西琛说着,也坐反了迟沐晚的身边。

    “我让你闭嘴。”

    薄西琛挑了挑眉:“我薄西琛的人情,你竟然要我闭嘴,你确定?”

    夜爵辰呵呵的冷笑一声,“确定以及肯定。”

    迟沐晚和乔星冉看着两个男人唇枪舌战,两脸生无可恋。

    “老公,你渴吗?”

    两个女人刚说出口,两男人特别默契的回答:“不渴。”

    说完,再次默契的看向自己的女人。

    “刚才听说你要离家出走?准备去哪里?”

    迟沐晚:“……”

    乔星冉:“……”

    “你俩不争了?”两女人异口同声的问。

    两男人难得的再一次默契:“不争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再争论下去,老婆都离家出走了。

    虽然可以逮回来,可太麻烦。

    两个女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心知肚明,各自给自家的老公夹菜。

    “老公,这个特别好吃,你尝尝。”

    薄西琛和夜爵辰没有说话,看了自己的女人一眼,安静的吃起了自家女人夹的菜。

    迟沐晚看了薄西琛一眼,又看向乔星冉,眼神询问。

    “这怎么搞?”

    “我也不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两个女人在餐桌上眼神你来我往,两个男人看在眼里,却谁也没有开口。

    薄西琛望着餐桌上的食物,拿起筷子给迟沐晚夹菜:“老婆,你尝尝。”

    话音落下,对面的夜爵辰也跟着给乔星冉夹菜。

    迟沐晚和乔星冉看着自己面前的碗里,堆积得越来越多的菜,两个人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他么都什么事儿,夹菜这种事也能争高下?

    当她俩是头猪?

    迟沐晚和乔星冉起身站起来,目光不悦的瞪着两人,“你们这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不用上班?”

    “不用。”

    两女人听他们这么说,拿起各自的包,“既然不用上班,那就慢慢吃。”

    说完,也不给包厢里两男人反驳的机会,两人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

    薄西琛和夜爵辰看了彼此一眼,立马起身跟了出去。

    “薄西琛,你老婆都带坏我女人了。”

    “你怎么不说是你老婆带坏我女人?”

    两男人一边追着各自的老婆,还不忘互怼。

    迟沐晚和乔星冉站在不远处等着自家男人,看见两人还在斗嘴,一脸无奈,“男人吃起醋来,真没我们女人啥事。”

    刚说完,迟沐晚的手机便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