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跃世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跃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谋神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流火石、鬼神雕、灼灵雷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七十七章 流火石、鬼神雕、灼灵雷焰

    无解火焰迷雾!

    四条链桥上的人,已去其三,只有三名黑袍人还在链桥上行走。

    令人惊异的是,三个幽冥族人静静的在链桥上行走,蔓延开来的泡泡,并没有破碎,而且,三人完全可以碰到泡泡,最奇异的是,三人可以穿过泡泡,不会引起泡泡的任何异常。

    这是什么鬼?

    如此,三人犹如透明的影子一般,走上了火焰池中央的平台。

    平台上桥头,都立着四个元兽石雕,但是三人踏入平台后,这四个长相凶恶的元兽没有任何动静。

    平台上没有动静,但是火焰池当中,出现了动静。

    “扑哧扑哧”

    红色的火雾当中,被一阵爆强的绿光穿透,接着,绿光驱散了周围的红雾,五个人影在链桥上显现出来,不是秋谷山五人又是谁?

    只见五人皆被绿光环绕,恐怖的火焰潜射状形成的火雾,根本无法对这绿光近身。

    五人纷纷踏上平台,只是此时的魏飞杨脸色苍白,被魏璐儿搀扶才能站稳。

    “王木令箭!魏国还真是富有啊!”一个妖艳的声音传来。

    “空灵血翅!你是血国皇族的空灵郡主血茯苓!”陨划看着从红雾中走出来的红衣女子,红衣女子背上支开的一对血翅,给人一种血祭压力,已然认这人的真实身份。

    “鬼踪魅影!幽冥岛秘术,你是幽冥爵!”陨划看着三个黑衣长袍幽冥族人站在中间的人,判断道。

    “知道是我来了,你们秋谷山可敢继续在此驻留?”血茯苓伸出食指,指背在嘴唇抹了抹。看着秋谷山众人。

    而另外三个幽冥族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在人族的地盘上,你知道嚣张的后果是什么吗?”魏璐儿眼睛一眯,看着异常唇红齿白血族郡主,同为女子,身为秋谷山弟子,魏璐儿自然有人族秋谷山圣地的骄傲。

    “这么美的小妞,我还以为是个花瓶,原来是个装着带刺的花的花瓶!”血茯苓看着魏璐儿,犹如看到新鲜的血液一般,有些兴奋。

    “空灵郡主,难道是想现在和我们秋谷山一战?”魏璐儿脸上带着嘲讽般的问道。

    血茯苓看了看三个幽冥族人,然后突然一跃而起,向平台中央抢去。

    中央,是悬空的鼎炉。

    血茯苓第一个向宝物发起冲击,秋谷山五人,幽冥三人同时也向中间暴走。

    “蹦蹦蹦蹦”

    四个扛着长枪的鬼王雕元兽雕像,犹如活了一般,眼睛冒着绿色的光芒,黑翅一动,电光火石,发出蹦蹦的响声。

    “是被封印的千年鬼王雕!”暴起阻挡众人的石雕,被幽冥爵认了出来。

    “公子!真的是千年鬼王雕,而且是四头,四头鬼王雕可降龙!”

    “四个被封印的鬼王雕,只有封号修为,这是机会!收服!”幽冥爵当机立断,放弃争夺鼎炉,因为对于幽冥族来说,千年鬼王雕远比虚无的黑龙更有吸引力,因为千年前灭绝的碧眼鬼王雕,是幽冥族的神兽!

    “幽冥召唤术-死神鬼仆!”

    以幽冥爵为首,三人在空中向平台地板一沉,以三角犄角之势,单膝跪地,同时伸出绑满绷带的左手,在地上重重一拍,地上立即以三个手掌为圆心,延展出来,直到三方纹路结合。

    “起!”

    三角纹路重要,一只手黑色的利爪伸出,接着一个召唤物环环从三角中心爬出,然后漂浮在中央。

    只见这召唤之物,披着银色的长发,脸型倒三角,颧骨高起,长而宽的眼中,白色的眼白,红色的眼珠相互交映,宽嘴血红,獠牙细长,咬着一把细长的银色弯刀,双手一合,结出手印,没有下身,漂浮在空中。

    犹如死神一般,这就是幽冥族的召唤秘术,召唤出来的死神鬼仆!

    四个旋转的银色弯刀在死神鬼仆的手印结束时升起,然后飞速旋转,目标直指四尊碧眼千年鬼神雕。

    这倒好。

    幽冥族牵制住了鬼神雕,血茯苓和秋谷山五人少了鬼王雕的牵制,一蹴而就,爆至鼎炉近前。

    “嗤嗤”

    鼎炉下方,那一丝青丝缕火,突然爆燃,火苗犹如雷电般的爆射。

    六人当即在火焰爆燃中,坠落。

    为何坠落,难道是这火焰温度太高?

    不!

    是六人突然感受到灵魂在灼烧一般。

    这火焰,很蹊跷,很神奇,很危险!

    六人虽然有所防备,但是被直接烧入灵魂深处,纵使再防范,但是依然无法抵挡灵魂灼烧。

    火噬!

    六个人分别被六个火团包围灼烧。

    秋谷山五人,最先奔溃的是丁幽,丁幽在火团当中,抱着头,蜷缩在地上翻滚。

    “翁”

    丁幽终于受不了,捏碎了手中的子母连天石,这子母连天石是一种消耗类高级遁法元器,共两块石头,只要两块石头相隔千丈,只要捏破其中一块,当即就会被传送到另一块石头面前,所以,这子母连天石是一种稀少而昂贵的高级遁器,丁幽出生豪门,身上当然配置了这种稀少昂贵的遁石。

    丁幽捏破子母石,直接被传送出了盘神墓,出现在盘神墓前的入口,脱离了危险,只是灵智和灵魂严重受损。

    “快离开,环儿!”陨划爆喝一声,整个人不进反退,跃入了火中。

    “你也快走,璐儿!”

    魏飞杨说完,也跃入了火中。

    环环,先是一愣,灼烧的痛苦已至,脑海中竟然闪现出刚刚陨划担心自己的眼神,和他让自己离开的那声回音。

    环环在火团中,拿出那个阵盘,轻轻一拨,消失不见,接着就出现在了盘神墓的入口处。

    魏璐儿准备死,因为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可以偷走的器物!

    灼烧中,越来越痛苦,心中想,死了么,死了么,父亲,哥哥,我们来团聚!

    烧吧!哪怕成为灰烬,我也不会逃走,烧吧,我不会向命运低头,魏璐儿倔强的感受这灵魂被灼烧的痛苦。

    渐渐的,魏璐儿开始要崩溃了,眼睛闭上,等待着死亡和灰烬了,但依然硬生生的,坚强的,倔强的站在那里。

    “倔强的傻瓜!”

    一个少年,伸出燃烧的手,抓住了那丝清焰,当青焰被抓住,竟然兴奋的收起的攻击,老老实实的躺在了那只手的手心当中。

    雷焰消失,魏璐儿睁开了眼睛,眼前,是哪个少年,少年摊开掌心,把玩着这丝清缕,然后看向魏璐儿的眼睛。

    四眼相对!

    酸甜苦辣,油盐酱醋。

    那声“倔强的傻瓜”,貌似将两人带回了那段美妙的日子。

    魏璐儿闭上眼,然后睁开,这不是梦,面前的少年是真的,就是他。

    魏璐儿眼中挣扎出一丝表情,坚决的表情,然后转身,轻轻一跃,跃入鼎炉当中。

    楚牧城看了看手掌心中的火焰,心生一丝亲切感,正想着这火焰是个宝物,该将火焰放置何处,这火焰突然在掌心消失不见,接着灵空当中,出现了那丝火焰。

    犹如贪婪的孩子一般,沐浴在空间中的星光。

    楚牧城看了看平台上那个被召唤的死神鬼仆,那种攻击力,已经恐怖到被封印的四个碧眼鬼王雕无法承受,楚牧城深深的看了一眼三个施展召唤术的幽冥族人,也跃入了鼎炉当中。

    一口井眼,井眼中延伸出一条细长圆润的青色细滕,细滕的一端,系着一个人,此人全身布满黑色的鳞片,犹如黑色的坚硬盔甲一般,不过身材矮小,油亮的光头,和身体上的鳞片形成鲜明的对比,大鼻方嘴圆眼,看起来有些滑稽,不过,看起来滑稽,但盘坐在地上闭上眼睛的矮人,给人一种无法逾越的大山般的感觉。

    听到动静,矮人突然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的瞬间,众人感觉整个空间犹如天地压缩一般,无比的压抑。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终于有人发现了这里!”矮人嘴并没有动,但是声音传遍了整个空间。

    “您是龙族!”魏飞杨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问道。

    “你们是人族的小娃娃?”矮人不置可否,反问道。

    “对!我是人族!”魏飞杨回答道,眼中从震惊中恢复正常。

    矮人看看眼前的四个人:“小姑娘!你是蝴蝶仙子的后裔?”

    矮人首先看着魏璐儿,轻声问道。

    “蝴蝶仙子?谁是蝴蝶仙子?前辈,我只是人族!”魏璐儿疑惑的问道。

    “呵呵呵呵!人族?噢!好吧!小姑娘,还你一物,你就离开这里吧,这里不适合你!”矮人不待魏璐儿回应,伸出手指,在魏璐儿额头上一点,魏璐儿消失不见。

    “小娃娃,她是你的小情人么?”矮人感受到楚牧城对魏璐儿的担忧。

    “你把她送到哪里去了?”楚牧城眉头皱起,问。

    “我嗅到了几个老朋友的气息,你的存在,是我龙族的一个祸患,所以,我准备杀了你!死前,有什么想说的吗?”矮人圆圆的眼睛中,带着丝笑。

    “您是龙!”魏飞杨死死盯着矮人,一旁的陨划眯起了眼睛,看着这个自称是龙的人。

    矮人看了看魏飞松,说道:“外面的守卫血鼎的鬼神雕已经消失,折磨我的流火石和灼灵雷焰也消失不见了,盘神的练血鼎已然对我没用了!现在,只有这魔棱青藤限制了我,小娃娃,这魔棱青藤是神物,你如果收了这魔棱青藤,你就有机会成神!”

    矮人很奇怪,送走了魏璐儿,申明要杀了楚牧城,然后又蛊惑这魏飞杨收了绑在自己腿上的青色藤蔓。

    楚牧城眼睛一眯,似乎想到了些许联系。

    “如何收!”魏飞杨看着青藤,伸出手,摸着青藤,感受到体内的绿色元力沸腾起来了,当即相信这青藤必定不俗。

    “很简单,用你的身体为引,将她引入你的体中,可敢?”黑龙问道。

    “如何引!”

    黑龙一笑:“只要一根藤须扎在你的血管上即可!”

    魏飞杨一震,不过没有迟疑,上前伸出胳膊,引入一须,扎在了胳膊上的血管之中,无比的精准。

    突然,青藤青光大放,犹如贪婪的婴儿母乳一般,吸着魏飞杨的血。

    “一切都是定数!”黑龙感叹一句。

    魏飞杨当即晕厥在地,青藤缓缓化小,松开了绑住黑龙的一头,最后化为一颗露珠般大小的形状,进入了魏飞杨的血管。

    黑龙一指,魏飞杨消失不见。

    鼎炉空间中,就只剩下了被青藤松开的黑龙,冷眼旁观着一切的陨划,沉浸在灵空的楚牧城。

    “哈哈哈哈!盘神卫,我已挣脱魔棱青藤!”

    黑龙对着面前的井,大笑起来,这样狂妄充满怒气般的吼了一句,而且,空中弥漫其黑色的雾,这些黑色的雾,缓缓凝结成厚厚的黑云。

    “吼!”

    矮小的人形黑龙,突然跃起,化为了一条黑色巨龙,穿入黑云,神龙见首不见尾,死死盯着井口。

    井中发出了白色的光芒。

    黑龙眼睛一眯,直接向楚牧城吐出一口黑色的龙息,致命的黑龙息。

    井口出现了一个全身白色铠甲的的长刀武士,欲跃起,当时看见楚牧城为避开龙息,双手结印,一个旋转的风洞出现,楚牧城直接跃入了风洞,白铠长刀武士刚好看见楚牧城的背影,在看看空中的黑龙,黑龙突然消失不见,没人能看到站在一旁陨划的异常,陨划身体微微一震,看着白铠武士,白铠武士见黑龙在风洞形成的同时的瞬间消失,看了一眼旁边站在原地的陨划,然后也一头扎入了风洞。

    白铠武士扎入风洞的瞬间,风洞消失不见,鼎中恢复了平静。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犹如对着空气说话一般。

    “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黑龙的声音。

    “这一切都是你的算计吧!”陨划问。

    “什么算计?”

    “盘神墓是你设置的局吧!这个局就是为了此时此刻!”陨划问。

    “我越来越喜欢你了!”黑龙直言,但不肉麻。

    “你说,我是如何布局的?”黑龙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花心思,凭借盘神墓当中的丰富宝物,吸引外界进入盘神墓,年复一年,终于外界的统治者开始发掘这个盘神墓穴,然后一次次的累计探索,最终探索到此地,也就是盘神墓最核心的位置,你利人们的贪婪心里,逐渐破坏了盘神墓困住你的大阵,然后你逃出生天!”陨划说。